当前位置:新闻资讯 > > 建筑+ > 80后建筑设计师放弃高薪,继承3000年的非遗叶雕技艺

80后建筑设计师放弃高薪,继承3000年的非遗叶雕技艺

来源 :http://www.eol.cn/peixun/d/ee8 编辑 : arcmep 时间 : 2017-07-25 14:34:53
199人参与

德国著名哲学家莱布尼茨说过: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。也曾有人质疑这个说法,收集大量树叶,结果可想而知。

在我们心中,四季轮回,一切都是要归于原点。树叶,也是要落叶归根的。而他却让落叶获得重生的机会,每片叶子向人们诉说着一个故事,仿佛能听到他对叶子的深情嗉语。

1.jpg

他就是刘政,左丘叶雕第四代传人,这门手艺,全国能做好的只有三个人,他是其中之一。

2.jpg

刘政,一个“不务正业”的80后,自幼受祖父熏陶,耳濡目染,对叶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为了不让叶雕在自己手里时期没落,就毅然放弃建筑设计师的高薪工作,全身心地投入到叶雕中,希望能借自己的手,来使叶雕的中国传统艺术重新焕发光彩。然而这个过程是常人难以忍耐的,也许是上万次失败换回一丝胜利的迹象。

3.jpg

叶雕,顾名思义就是在叶子上雕刻。它是一种古老艺术表现形式,最早可追溯到周代。

4.jpg

相传,周成王与弟弟叔虞一起玩耍时,随手攀摘了一片梧桐树叶,剪成一个似玉圭的玩具送给了弟弟,并道:我把这作为信物,封赐给你!摄政王周公旦听说这件事,就去问周成王,周成王说他只不过是开玩笑,周公听后严肃地说:天子无戏言。最后周成王不得不把黄河、汾河的东边方圆一百里的唐地,作为封地封赐给叔虞。

5.jpg

这可能是叶雕技艺最早的发源,但这门技艺在历史的长河中却没有如剪纸那样被历朝历代人熟知,至今更是知之者甚少。

8.jpg

在刘政的心中,传统的法国梧桐叶是满足不了的,于是秋风瑟瑟中,落叶漫天飞舞的时节,对于他来讲如孩子般兴奋。只要一闲下来,就去街道、公园里、森林里采、捡树叶,这也是他最爱做的事情。

9.jpg

抬头瞄瞄树上的叶子,低头在树下找找,迎着阳光看树叶迎着阳光看树叶的背面,看叶脉是否完整是否结实,看它是否形成完整的网状,看它有没有虫洞空洞,是否有斑点,看叶肉是否容易从叶脉上剥离开……

10.jpg

在找的过程中并不是每片叶子都可以的,而是更多的挑选,叶脉密集、呈网状且叶肉成沫状的,只有这些易于雕刻,中途不易破损,呈现的画面内容较为丰富。

11.jpg

叶子采好了,不代表都能用,99%的树叶都是不可以用来做叶雕的,经过刘政千百次实验,目前适合做叶雕的树叶一般有:法桐、元宝枫、玉兰、桂花和五角枫等。可以说制作每片叶雕比西天取经更难,不能错一步。

12.jpg

刘政打破了传统的镂空叶雕模式,琢磨出更加创新的雕刻方法,在不损坏叶子的脉络情况下,还能刻出惟妙惟肖的图案。

一片完整的叶雕需要,采叶、清洗、浸泡、蒸煮、制图、雕刻、烘干、喷蜡等四五十道工序,每道工序中又细分为很多步骤,制作工艺相当复杂,周期也相当地长,少则十天多则半个多月。

每片叶雕色泽自然,栩栩如生,叶黄而不脆,薄如蝉翼,柔韧如布。在阳光下呈棕黄、棕红或棕黑色,颇具天然古朴的美感。它不再是传统的绿色或黄色,而是更多丰富的色彩。

13.jpg

染色是贯穿整个叶雕过程的一道工序,从叶雕的第一步开始就要添加颜料,之后所有的工序里都在不停地添加清洗,这样才能保证做出的叶雕成品有最好的色泽呈现。

14.jpg

高温蒸煮过后,刘政用镊子小心翼翼夹起锅中已经千锤百炼的树叶,放入一只盛着清水的瓷盘里。接下来,便是这至关重要和最难的一步:叶肉与叶脉的分离。

15.jpg

雕刻、染色都是自己做,染料也要自己调配。将水粉水彩和各种化工染料一起调配,全部自己摸索,一点一点尝试。

这可是个精细活儿,不仅必须要将图案部分完美留出,而且要保证树叶的纤维脉络毫发无伤,对手上功夫要求非常的高。

在叶子上雕刻的部分完成后,便是烘干环节了,用高温熨烫的方式去掉树叶中最后一丝水分。

如果不能完成这所有的工序,叶雕作品的保存时间将大受影响。而真正完美的叶雕作品,保存上百年都不是问题。

16.jpg

刘政创作的每片叶雕,更多的将中国的传统文化融入叶雕中。

17.jpg

树叶是源于自然的是富有灵气的,本身就是具有文化内涵的,如果将我们的传统文化添加其中,更加具有珍藏及欣赏价值。

刘政喜欢安静,其作品最突出的就是画面宁静、简约,让人们带入超脱的境界。各种美丽的场景画,让你仿佛置身其中,远离城市的喧嚣与嘈杂,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净土。

满满的童趣,唤回儿时的我们,是那么自由、无忧无虑。

20.jpg

一片叶子上,就能欣赏到世界各大著名建筑。

21.jpg

漫步森林童话中,与大自然进行心灵交谈。

22.jpg

做叶雕除了需要细心之外,信心和耐心更是必不可少的。做成一件作品,废掉的树叶数量难以想象。一旦整个过程中有一个环节出错,这件作品也就无回天之力了。所以一批叶子中出现,一件孤品的现象也是经常见的。做手艺人,尤其是这么一样濒临失传的孤本艺术传承人,想必对此也是见惯了的吧。

刘政不仅仅用叶雕来呈现叶子的美,同时去尝试新的形式,如比较成熟的叶脉画、树叶标本挂画、胶注画等,逐渐地带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去。

23.jpg

2015年,“左丘叶雕”被列为郑州市金水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

24.jpg

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喜欢叶雕慕名而来。奔驰集团北京部为了给即将返回德国的高层领导送上所爱,便找到了刘政。

其实在此之前,刘政被邀去北京理工大学讲课,也是由奔驰赞助。

刘政最终将奔驰北京办公部雕刻在了一叶之上,被这位奔驰高层带往异国他乡。

25.jpg

朋友私人订制的《一帆风顺图》,是他首次尝试在树叶上雕字,30片树叶才出一幅成品。

26.jpg

为了让更多人接触叶雕、喜爱叶雕,刘政创作了工艺相对简单的叶脉画、叶脉书签、树叶挂坠、树叶手串、树叶手机壳、树叶标本等,还自办展览,创办叶雕网站,系统而具体的介绍叶雕文化。

不论这力气是绵薄,还是磅礴,这样“用力”的举动,都让人感慨:有人去做了,未来便有希望。 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关闭